[日常] 周末畫報 #1

不知不覺2014年就過了三個月,學業好像荒廢了很久。
事實上整個人是渾沌地踏進2014年的,沒有願望,沒有幹勁,整個人如墮五里霧中,找不到來時的路,也看不見出口。

但隨著能留在英國的時間愈來愈短,愈是想記下每周所發生的生活大小事。不管它重要不重要,有趣不有趣,我只想把它做個紀錄,妄想能抓住不斷流逝的每個瞬間。

那麼,我們開始吧。

#1 這星期的第一天就和朋友在Habibi吃了一頓很快樂的晚飯。這幾年才慢慢意識到要遇到一群能共事也能交心的朋友,實屬不易。慶幸在大學裡遇上這樣可愛的一群人,在學會事務上,我們才能比所有人都走得更前啊。

#2 周中香港發生了一件大事,但大眾似乎對議員的桃色新聞更感興趣。一個報紙前總編光天化日之下被斬六刀,而在同一天,一向聲稱爭取民主的立法會議員在議事堂內公然用iPad瀏覽女模照片。是的,這就是現在的香港。以往發生這種襲擊,傳媒一定大肆報道,因為實在太罕見。而如今,傳媒大概覺得財政預算案更加重要。一個人被斬,沒什麼大不了。更讓我傷心的是,普羅大眾仍然對此視而不見,甚至覺得又是政客的小事化大。

有些權利好像與生俱來,我們都忘記自由、權利不是垂手可得,只是時間湮沒了爭取、談判、抗爭,甚至犧牲的過程。那段教科書沒有寫的歷史,沒有在生活中留下該有的「重量」。於是,我們把重要得有如水的權利,視為理所當然,也沒有想過去維護。(摘至柳俊江「為什麼要在乎?」)


小時候,哪會想像到有一天我會說出「不想再留住在香港」的話?說實話,這句話我三年前也說不出。然而這幾年香港愈變愈陌生,街上聽到的不再是廣東話,而商店總是金店和藥房。香港人身處「家」中,卻更像過客。以往引而為傲的「購物天堂」美譽,到今天只令人愈感厭煩。民不聊生,百物騰貴,政府也似乎不打算理會(又或是沒能力理會),只一味叫大家忍耐和包容。真正的香港人,到底還要忍耐到何時?


#3 說完社會事,回歸一點小娛樂。這星期是<來自星星的你>大結局,當然得準時收看。儘管有人說結局爛了,我卻覺得很ok。畢竟外星人和地球人就是不同種族,一定要白頭偕老實在是太理想化了,正如千頌伊所說:「想像這是最後一次見到眼前的人,我們就能更加相愛了。」就因為有這種遺憾美,才能更勇敢更毫不保留地付出吧?

而這套劇最觸動我的是都敏俊一點一點為千頌伊融化改變的過程。

這幾年陸陸續續有人說我在感情路上太習慣孤獨,應該重新學習依靠人。撇除要補回四百年前的遺憾這點(人類!要記住你是人類!),也許,我該跟都敏俊學習。他一個人在地球上四百多年,也不和人類交心,鐵定是習慣孤獨吧。從來不和人同桌吃飯,但後來還是買了兩份烏冬,陪千頌伊吃了起來。他對張律師說:「習慣了兩個人吃飯以後,忽然覺得兩個人吃飯也不錯」。

欸,我不會也要花掉四百年吧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